<ruby id="11vbf"><output id="11vbf"><ins id="11vbf"></ins></output></ruby><menuitem id="11vbf"></menuitem>
    <menuitem id="11vbf"></menuitem>

    <mark id="11vbf"><video id="11vbf"><em id="11vbf"></em></video></mark>
    <output id="11vbf"></output>

      <dfn id="11vbf"></dfn>

          正文

          卷之十一

          福州府志乾隆本 作者:清·徐景熹


          學校



          朱子《學記》云:“福州府學于東南為最盛,弟子員常數百人?!狈蛑熳铀^盛,盛以地,亦盛以人也。溯建學法制大備于唐。福州學校,李椅興于大歷,常袞興于建中,如日之升,必先啟明;如春之至,必先諏訾。至朱子而日拂扶桑,春煦萬類矣。圣朝崇儒重道,海隅向化,《子衿》之詩不作,鼓篋之教偏敷,東南文教,盛而更盛,斯又朱子目所未及睹也。至讀朱子《劉氏義學記》,是書院與州縣義塾,更以助學校所不及,因志學校,而以書院、義學附焉。

          府學

          在城南興賢坊,舊在州西北一里。唐大歷八年,觀察使李椅移建于此。按:獨孤及《福州儒學治記》,椅移學當在八年,諸志俱作七年,誤。乾寧元年,觀察使王潮于州置四門義學。梁龍德元年,閩王王審知置四門學。吳越時作新宮,號使學。宋初,學制廢壞。太平興國中,轉運使楊克讓始作孔子廟。景祐四年,權州事謝微表請于朝,立為學,從之。會微罷去,郡守范亢、許宗壽踵其事,歷五載乃成。植宇六十楹,中設孔子與高弟十人像,又繪六十子及先儒像于壁。有九經閣、三禮堂、黌舍、齋廬皆具。熙寧三年,災??と隧n昌國、劉康夫等二百人以狀言于府,請自創蓋,郡守程師孟許之。既而,各縣文士各請如昌國等,集錢二百萬,為門、為殿、為公堂,環列一齋,名無考。以居學者。別為藏書堂、講義齋,以處師友,合百二十間。自孔子以下至十哲塑像冕服。先是學養士,歲才十數人,元豐初,始增至數十。元祐八年,郡守王祖道斥東西序之北二百四十尺,增置十齋。名無考。[HT]又于中門外之左,為小學,中門外之右,為客次,直中門之南,為外門。歲補生員五百。崇寧元年,三舍法行,增養士之額,益廣為三百五十一區。有御書稽古閣二,養源、議道、駕說堂三,齋二十有八。審禮、由智、祖義、隆仁、崇德、事道、興能、賓賢、尚志、逢源、愛日、譽髦、文中、端身、通理、嗣音、明善、拔萃、遜志、依仁、養德、育英、致道、烝髦、壯猷、制勝、小學、自訟。后舍法罷,省為十二齋。東廡:興能、事道、崇德、時習、祖義、由智。西廡:明善、嗣音、通圣、端身、隆仁、譽髦。外職士位四,祭器、樂器庫各一,仰書庫一。養士二百人。紹圣初,建先賢堂。祀陳襄、鄭穆、劉彝、周希孟、陳烈五先生。后益以陳祥道、劉康夫、鄭俠、柯述、與唐觀察使常袞,稱十先生。后又益以王祖道。紹興中,安撫使張浚乃位常公于中,益以唐歐陽詹與諸賢列左右,繼又益以陸祐,為十三人。紹興十年,帥守張浚增養士為二百四十人。乾道初,帥守王之望定額三百人。淳熙四年,帥守陳俊卿始創射圃,南北十三步,東西五十步有奇,構亭曰序賓。紹興四年,教授??O重修經史閣,即舊御書閣后址也。嘉熙元年,建欞星門。景定四年,火。明年,帥守王钅容構禮殿,建養源堂于殿之東北,奎文閣于堂之北,又立戟門、欞星門,別建學門。于東鑿池為橋,西米廩,北中門學廳,又北橫辟三廊,而重之廊,凡十五齋。名無考。咸淳二年,帥守吳革創經史閣于養源堂之東北,閣下有止善堂。其北,創道立堂,祠周濂溪以下諸賢,以鄉賢及賢牧袝焉。元大德六年,教授劉直內更創尊道堂于經史閣之東,繪諸賢像而祠之,列兩廡,東祀鄉賢,西祀賢牧。堂之東,鑿池架亭。北曰思樂,南曰光風霽月,稍西曰采芹?;蕬c元年,省十五齋為六齋,名無考。各設訓導。延祐四年,憲使趙宏偉拓禮殿,高廣有加。奉舊圣哲像,于中辟兩廡,塑從祀像一百有五。更立戟門、欞星門,東福廚、西更衣亭。至治二年,教授李長翁于思樂亭西南,創天光云影亭。泰定二年,欞星門、更衣亭、神廚,俱為暴風雨所壞。明年,教授陳震重建。五年,又以憲使易釋董阿之命,新廳后中亭。至元十年,教授陳俊更尊道堂為明倫堂,更堂之兩廡為六齋。依仁、游藝、時習、日新、據德、志道。堂之南,建育賢門。明洪武四年,火。七年,知府楊士英、教授徐宏構大成殿,塑先圣賢像,列兩廡,從祀先賢位。南為戟門,又南欞星門。門內,東為神廚、宰牲房;西為常袞祠、更衣亭。戟門東為神庫,殿之東為明倫堂。堂東西為四齋;左曰志道,依仁,右曰據德、游藝,南為中門。十七年,知府董祥于大成殿之北,割養源堂、麗澤亭及杏壇地,建貢院。永樂四年,教授梁濟平以學廳為鄉賢祠。宣德九年,又建堂于明倫堂之北,仍扁以“養源”。東為教授及訓導廨舍,禮殿東壁為號舍若干楹,改建射圃于學之東偏。正統十年,御史陳永辟其地,建觀德亭。成化十三年,知府唐珣大修廟學、大成殿,前翼以舞亭,撤舊明倫堂,北卻三丈許,重建為間七。建常袞祠、鄉賢祠于廟門左右,增東西兩齋舍,為間凡二十有六。鑿泮池,為橋其上,改米廩為更衣亭。學門舊西折,改正中南出。十六年,提學僉事周孟中更建鄉賢祠、名宦祠。弘治初,提學副使羅璟改作欞星門,易木以石。十五年,巡按御史陳玉等重建大成殿。高于舊五尺,石楹增至一十有六,兩廡亦增辟。正德十四年,巡按御史周[HT5,6”SS]宛鳥、布政使席書、知府葉溥重建儀門、殿廡、常齋、號舍,悉一新之。嘉靖十年,建敬一亭,勒世宗御制《敬一箴》,并范?!缎捏稹?,程頤《視聽言動》四箴。凡六碑,貯亭內。十一年,詔廟稱先師廟,廟后建啟圣祠。各縣學同。嘉靖中,知府胡有恒,萬歷初,巡撫龐尚鵬,提學熊尚文、馮烶相繼修葺。國朝康熙十一年,大修廟學。欞星門左為更衣所,為名宦祠,右為齋宮,為鄉賢祠??c?,下通三元溝,潮汐出入焉。池南為大門,東為宰牲房,為奎光閣,西為神廚,為常袞祠。明倫堂前,東西四齋如舊。其北為尊經閣,又北為啟圣祠。[HT6SS]雍正元年,改稱崇圣祠。祠路從堂西角門折而入,堂東北為米廩,為饌堂。三十年,颶風,明倫堂圯。三十二年,總督興永朝、巡撫卞永譽建。三十八年,重建尊經閣。雍正八年,修大成殿。乾隆二年八月,颶風,殿、廡、堂、閣俱摧損。閩人何長浩捐修。乾隆十六年,總督喀爾吉善、巡撫潘思榘重修。唐獨孤及《福州都督府新學碑記》:世與道交相興喪,宏之者在人,非庚桑楚,不能使畏壘大壤向化,微文翁,蜀學不崇。閩中無儒家流,成公至而俗易,民束頁德施,古今一也。初,成公之始至也,未及下車,禮先圣先師,退而嘆堂室湫狹,教學荒惰,懼鼓篋之道寢,《子衿》之詩作我,是以易其地,大其制,新其棟宇,盛其俎豆。俎豆既修,乃以《五經》訓民??冀瘫鼐?,弦誦必時。于是,一年人知敬學,二年學者功倍,三年而生徒祁祁,賢不肖競勸,家有洙泗,戶有鄒魯,儒風濟濟,被于庶政。大歷十年,歲在甲寅秋九月,公薨于位。于是,群吏、庶民、耆儒諸生,雨泣廟門之外,若有望而不至。號曰:“豈不欲斯文之漸漬于東甌之人歟?不然,何錫厥化,而不遐公之年也?吾黨瞠然,鳴呼!曷歸?!迸泄?、膳部員外郎兼侍御史安定皇甫政、殿中侍御史穎川韓贄、監察御史河南長孫繪,率門人、部從事、州佐縣尹相與議,以公之功績明示后世。謂及常同司諫之列,宜備知盛德善政,見托論讠巽,以實錄刻石,曰:公諱椅,字某,皇帝之諸父,宗室之才子,寬裕豈弟,孝慈忠敬,莊而成式,文而強力。治王氏《易》、左氏《春秋》,酌其精義,以輔儒行。故居處執事,著書屬詞,非周孔軌躅不踐也。天寶三載,應選辯論,為安陽縣尉。中興之后,歷御史、尚書郎、諫議大夫、給事中,十余年間,周歷三臺,言中彝倫,動中大本。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家貧不樂清近,求為京兆少尹。無何出守弘農,又移典華陰,兼御史中丞。華陰之近者安,遠者來。天子以為才,任四岳十二牧之職。大歷七年,冬十有一月,加御史大夫、持節都督福建泉、汀、漳五州事,領觀察處置都防御等使。八年夏四月,龍旆六轡,至自京師。閩越舊風,機巧剽輕,資貨產利,與巴蜀埒富,猶無諸馀善之遺俗,號曰難治。公將治之也??级Y、正刑、節用、愛人、頒賦、遣役,必齊其勞逸。視年豐耗,量入以制用。削去事之煩苛,法之掊尅者,吏不奉職,民不率教,則懲以薄刑,俾寢遷善,由是人知方矣。公將安之也。初,哥舒冕反書至,公屢及于門,遽命上將帥戈船下瀨之師,西與鐘陵軍會,先拔循、潮二州,以援番禺,推誠誓眾,士皆奮勇,既而大憝就戮,五嶺底定,民是以康,系我師是賴,人無奸宄寇賊之虞矣。公將教之也,考半頁宮之制,作為此學,而寓政焉。躬率群吏之稍食,與贖刑之余羨,以備經營之費,而不溷于民也。先師寢廟、七十子之像,在東序講堂、書室函丈之席,在西序齒胄之位,列于廊廡之左右。每歲二月上丁,習舞釋萊,先三日,公齋戒肄禮,命博士率胄子修祝嘏,陳祭典。釋萊之日,美器用備,籩豆在堂,尊罍在阼。公玄端赤舄,正辭陳信。是日,舉學士之版,視其藝之上下,審問慎思,使知不足,教之導也,講論以勖之。八月上丁如初禮。歲終,博士以遜業之勤惰、覃思之精粗告于公,斂其才者進其等,而貢之于宗伯。將進必以鄉飲酒之禮禮之。賓主互揖,受爵于兩壺之間。堂下樂作,歌以《發德》、《鹿鳴》、《南陔》、《田庚》、《嘉魚》、《南山有臺》,以將其厚意。由是,海濱榮之,以不學為恥,州縣之教,達于鄉黨,鄉黨之教,達于眾庶矣。公薨之二年,太常議,按公叔發修衛國之班制,以交四鄰,故易其名曰“文”,孔文叔其勤公家,夙夜不懈。衛人銘其彝鼎。以公尊教勸學,德洽荒服,乃奏謚曰:“成”。詔贈禮部尚書,而刻金石之禮,則闕而未備。今也敢播德馨,貽之無窮,其銘曰:“維公之文,肅恭且仁。宣力事君,潤飭經術,底綏斯民。維公之武,鰥寡不侮,剛亦不吐,率眾勤王,戡厥丑虜,易俗移風,經始頖宮。百者皆興,孔堂崇崇。四科以班,乃侯乃公,秩秩祀典,鏘鏘禮容。大昕鼓篋,學士萃止,褒衣方屨,登降以齒。從公于邁,樂我泮水。我閭我里,講論資始。比屋為儒,俊造如林,縵胡之纓,化為青衿,公宜難老,為學司南,斜日告兇,實天匪忱。翙翙和鸞兮,不聞遺音,愿言思公兮,如玉如金,鏤馀烈于此石,以塞罷市者之心?!彼尾滔濉陡V菪迯R學記》:“七閩濱海,其地險而壯。福州之治,尤據其勝勢,為東南一都會。其風俗尊向儒術,唐之支盛間,有重人薰漬靡刂刈,日以滋眾,然庠校之興,前無著者,自五代錢吳越王制專甄冶,分子弟以蒞之,乃作新宮,號為使學。本朝太平興國中,轉運使楊公克讓始立孔子廟,以奠春秋。景祐四年,通判謝君微權職郡治,遂表建州學,仍請賜田五頃,以久眾處。詔書報下,謝適罷去,逮范公元、許公宗壽更守此邦,參擇曹掾之能者,黃中、方嶠繼任其事,商工度材,歷五載而大備。公帑之泉,計費千萬,植宇之楹,總數六十,中設孔子與其徒高弟者十人像,又繪六十子及先儒以業傳于世者,皆傅之壁。曰九經閣,以藏舊所賜書。曰三禮堂,以圖輿服之制,祭享之器。黌舍齋廬,旁翼兩序,庖次井飲,百用資給。今尚書都官員外郎沈公之來,入而拜,出而嘆曰:學成空不居,無以育賢才而起風化。乃與監郡太常博士陳君議增美田,充所賜數迎舊儒敷解經術,又立比業準程,群居約束,揭為眾則,以侯官尉吳及兼總之。于是,遠近學者靡然從慕,初,公至。精究疾弊,繩治強豪,人用震栗。既而譬曉士民,教之六藝。以是知君摧兇木卉而培善本,威惠并施,有所歸賴,更口騰道,厲戒幼小,無或失業,咸愿刻文于石,垂延久后,遂相與來請襄為之記,已又作詩曰:鳴呼生民,角翼者群。上圣有作,才治人文。執道之中,立世之紀。厥后迷謬,乖離本始。躬服儒方,偶媲言詞。專用于神,乃文之疵。入齒王官,出知法令。不失有罪,乃政之病。然于當時,咸著能名。使二者失,由學弗明。學斯謂何忠義悌孝。政斯謂何?禮讓風教。譬如大鼎,量入于鐘。龠石百數,罔不兼容。在學干政,先其大者。言詞法令,進修之假。唯州有學,邦君實謀。驅汝閩民,來處來游。象圖嚴嚴,記書整整。衣冠肅雍,室廬閟靜。孰為人父,敕戒而子。往焉問聞,弗往攸恥。孰為人師,啟率其徒。開陳統要,罷詘巧誣。墜舉廢興,屬于繼承。益完勿圯,惟賢者能?!敝熳印陡V莞畬W經史閣記》:“福州府學在東南為最盛,弟子員常數百人。比年以來,教養無法,師生相視,漠然如路人。以故風俗日衰,士氣不作。長老憂之,而不能有以救也。紹熙四年,今教授臨邛常君浚孫始至,既日進諸生而告之以古昔圣賢教學之意,又為之飭廚饌,葺齋館,以寧其居。然后,謹其出入之防,嚴其試課之法,朝夕其間,訓誘不倦。于是學者兢勸,始知常君之為吾師,而常君之視諸生亦閔閔焉,唯恐其不能自勉以進于學也。故常慮其無書可讀,而業將病于不廣,則又為之益置書史,合新舊為若干卷,度故御書閣之后,更為重屋以藏之,而以書來,請記其事,且致其書生之意曰:愿有以教之也。予唯古之學者無他,明德新民,求各止于至善而已。夫其所明之德,所止之善,豈有待于外哉!識其在我,而敬以存之,其亦可矣。其所以必曰讀書云者,則以天地、陰陽、事物之理,修身、事親、齊家及國以至于平治天下之道,與凡圣賢之言行,古今之得失,禮樂之名數,下而至于食貨之源流,兵刑之法制,是亦莫非吾之度內,有不可得而精粗者,若非考諸載籍之文,沉潛參伍以求其故,則亦無以明夫明德體用之全,而止其至善精微之極也。然自圣學不傳,世之為士者,不知學之有本,而唯書之讀,則其所以求于書,不越乎記誦訓詁文詞之間,以釣聲名于祿利而已,是以天下之書愈多,而理愈昧;學者之事愈勤,而心愈放;詞章愈麗,議論愈高,而其德業事功之實,愈無以逮乎古人。然非書之罪也,讀者不知學之有本,而無以為之地也。今觀常君之為教,既開之以古人教學之意,而后為之儲書以博其問辨之趣,建閣以致其奉守之嚴,則亦庶乎本末之有序矣。子雖有言,又何以加于此哉!然無已,而有一焉,則亦曰:姑使二三子者知乎為學之本,有無待于外求者,而因以致其操存持守之力,使吾方寸之間清明純一,真有以為讀書之地而后宏其規,密其度,循其本末先后之序,以大玩乎閣中之藏,則夫天下之理其必有以盡其纖悉,而一以貫之。異時所以措諸事業者,亦將有本而無窮矣。因序其事,而并書以遺之,二三子其勉之哉!凡閣之役,始于慶元初元五月辛丑,而成于七月戊戌。材甓傭食之費,為錢四百萬有奇。則常君既率其屬,輸俸入以首事,而帥守詹侯體仁、使者趙侯像之、許侯知新咸有以資之,至于旁郡之守趙侯伯瑰、十二邑之長陳君羽工等,亦以其力來助,而董其役者,學之選士楊誠中、張安仁、蕭孔昭也?!?br />
          先師廟

          宋、元舊稱文宣王。明嘉靖十一年,改今稱。國朝因之??滴醵?,圣祖仁皇帝頒御書,額曰:“萬世師表”。雍正三年,世宗憲皇帝頒御書,額曰:“生民未有”。乾隆三年,皇帝頒御書,額曰:“與天地參”。今制:殿覆以黃瓦,歲春、秋仲月上丁日,祀以太牢。舊用少牢,雍正三年改牲。

          四配:復圣顏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亞圣孟子。

          十哲:先賢閔子損、冉子雍、端木子賜、仲子由、卜子商、冉子耕、宰子予、冉子求、言子偃、顓孫子師。國朝康熙五十一年,升宋儒朱子熹為先賢,列十哲之次。乾隆三年,又以有子若列十哲之次。

          兩廡:先賢澹臺滅明、宓不齊、原憲、公冶長、南宮適、公皙哀、商瞿、高柴、漆雕開、樊須、司馬耕、巫馬施、公西赤、顏辛、梁鳣、曹卹、冉孺、公孫龍、伯虔、冉季、秦祖、漆雕哆、顏高、漆雕徒父、壤駟赤、商澤、石作蜀、任不齊、公夏首、公良孺、后處、奚容蒧、公肩定、顏祖、鄔單、句井疆、罕父黑、秦商、榮旂、公祖句茲、左人郢、縣成、鄭國、燕[HT5,6”SS]伋、原亢、顏之仆、廉潔、樂亥欠、叔仲會、邽巽、狄黑、公西輿如、孔忠、公西蒧、施之常、陳亢、秦非、琴牢、申棖、左邱明、步叔乘、顏噲。國朝雍正三年,增祀蘧瑗、復林放,復秦冉,復顏何,復牧皮縣稟公都子、樂正克、公孫丑、萬章。升宋儒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邵雍為先賢。

          先儒公羊高、谷梁赤、伏勝、高堂生、孔安國、毛萇、董仲舒、杜子春、后蒼、王通、韓愈、歐陽修、胡瑗、司馬光、楊時、胡安國、羅從彥、李侗、陸九淵、呂祖謙、張栻、蔡沉、真德秀、許衡、薛瑄、胡居仁、陳獻章、王守仁。國朝康熙五十三年,增祀范仲淹。雍正三年,增祀鄭康成、復諸葛亮、范寧、復尹焞、黃干、陳淳、何基、魏了翁、王柏、趙復、許謙、金履祥、陳浩、羅欽順、蔡清、陸隴其。乾隆三年,增祀吳澄。

          崇圣祠

          舊曰啟圣祠,祀叔梁公。以先賢顏無繇、曾點、孔鯉、孟孫配,先儒周輔成、程[HT5,6”SS]珦、朱松、蔡元定從祀。雍正元年詔封先師五代王爵,肇圣王木金父、裕圣王祈父、貽圣王防叔、昌圣王伯夏、啟圣王叔梁紇。祠改今稱,增宋張迪從祀。

          以上縣學同。

          常公祠

          在泮池右,祀唐觀察使常袞,春秋有司致祭。正德《府志》:“成化中,以提學副使游明配?!卑矗汉蠹闯?。

          陳北山祠

          黃勉齋祠

          董見龍祠并在射圃。見《壇廟》。

          名宦祠

          在欞星門左。祀宋知州事蔡襄、謝泌、程師孟、曾鞏、柯述、孫覺、簽判胡銓、知州事程邁、張守、安撫使張浚、知州事汪應辰、安撫使陳俊卿、知州事趙汝愚、梁克家、安撫使辛棄疾、知州事陳居仁、安撫使蔡幼學、楊長孺、真德秀、魏了翁、知州事王钅容、安撫使湯漢、知州事吳革、安撫使洪天錫、提刑徐明叔、安撫使吳淵、吳潛。元左丞董文炳、平章高興、廉訪使程鉅夫、都事藍光、教授劉直內、廉訪使韓準、提刑王惲、總管王翰、楚國公李士瞻。明襄武湯和、按察使陶垕仲、參議鄭湜、參政楊景衡、僉事謝肅、呂升、魯穆、巡撫劉廣衡、御史丁俊、副使劉喬、知府唐珣、按察使馬文升、提學游明、提舉羅倫、副使劉子敏、沈訥、參政劉大夏、提學潘璜、邵銳、布政使查約、陳珂、陳錫、知府汪文盛、布政使吳昂、參政魏棨、知府葉溥、歐陽鐸、胡有恒、提學劉玉、僉事章懋、提學朱衡、江以達、提舉舒芬、提學金賁亨、宗臣、巡撫殷從儉、龐尚鵬、巡按御史何維柏、商為正、轉運同知林烈、閩縣知縣許子良、懷安教諭馮光浙、按察使陸方垓、提學姜寶、蔡國珍、趙參魯、布政使高從禮、參議汪土自、懷安訓導韓儔、推官劉日升、巡撫許孚遠、巡按御史聶豹、參政蕭良譽、布政使落淶、李云、閩縣訓導曾守、鹽運使周保、巡撫金學曾、閩縣知縣陳惇臨、巡按御史湯兆京、按察使柴祥、巡撫耿定向、提學耿定立、譚昌言、福州訓導項宗壽、提學吳仕、推官周順昌、巡撫陳子貞、知府孫大壯、參政饒景輝、王世懋、知府何繼高、同知毛焯、巡撫袁一驥、兵備道陸卿仕、提學沈儆炌、巡按御史黃臣伭、提學莊應曾、副使杜應芳、參政徐日久、推官王尚學、僉事王豫、布政使張明正、提學徐即登、馮火楚、糧餉道裘壤、推官楊茂先、閩縣知縣葉龍光、布政使陸完學、巡按御史侯堯封、王政新、汪游龍、右布政周泰峙、巡撫鄒維璉、副使馬邦良、周昌儒、羅源知縣章簡、鹽使司黃立言、副使李思誠、布政使閔洪學、福寧道張時徹、知府宋堯武、提學吳之屏、巡按御史胡文靜。國朝巡撫佟國鼐、總督陳錦、福寧道陸懷玉、布政使丁文盛、按察使王原月無、祖建衡、巡撫佟國器、布政使周亮工、提督馬得功、提學道孔自洙、總督李率泰、巡撫宜永貴、右布政金光祖、巡海道陳啟泰、總督趙廷臣、范承謨、郎廷相、福寧道張時徹、巡撫吳興祚、提學道楊鐘岳、布政使于成龍、按察使王國泰、張所志、布政使張仲德、直隸錢谷守道董世琦、將軍佟國瑤、提學道丁蕙、高曰聰、總督興永朝、將軍石文炳、布政使汪楫、知府王之儀、遲維城、提學道汪薇、沈涵、運使傅和鼎、布政使金培生、知府石曰琮、巡撫李斯義、張伯行、黃秉中、總督范時崇、布政使李發甲、教授蔡祚周、巡撫陳瑸、呂猶龍。

          鄉賢祠

          在欞星門右,祀唐水部林慎思,宋少師陳襄、虞部鄭洙、祭酒鄭穆、教授周希孟、陳烈、少卿劉銑、侍郎許將、轉運孫奕、博士林概、節度王回、博士陳祥道、中門監鄭俠、奉議劉康夫、史館劉彝、宗正丞林之奇、修撰張觷、提刑李芘、尚書李彌大、侍郎李彌遜、郕國公黃祖舜、教授陸祐、丞相李綱、太師陳孔碩、府丞陳剛中、永國公朱倬、修撰黃龜年、御史黃瑀、承議郎黃干、著作王蘋、右丞相鄭昭先、侍郎鄭湜、知府楊宏中、少保陳貴誼、安撫使陳煒、侍郎陳公益、左史徐范、學士趙以夫、學士許應龍、處士潘柄、太師鄭性之、教諭林用中、參知政事黃洽、學士李韶、少卿唐玲、學士趙汝騰、中書林希逸、通判潘[HT5,6”SS]牛方、樞密林存、迪功陳藻、處士林公遇、樞密高應松、法曹朱牧、侍郎黃師雍、待制陳陽,元學士林泉生、總管林興祖、處士吳海,明參政鄭珞、學士林志、右都御史洪英、知府林元美、編修陳景著、給事中葉福、教諭林鈍、知府孟玘、參議謝琚、知縣高瑤、教諭王佐、吳伯章、都給事中姚銑、尚書趙榮、知府李興、參政林迪、寺丞鄭同、主事陳鈍、郎中周杰、尚書黃鎬、林瀚、參政王俊、都御史陳紀、尚書林泮、副使林玭、御史林瑭、都御史林廷玉、知府許坦、員外周熊、主事宋宣、副使翁晏、尚書林廷選、參議倪玨、訓導姚玨、都給事中許天錫、長史鄭伯和、尚書林庭[HT5,6”SS]□、處士馬驄、郎中鄭善夫、同知李廷儀、副使劉世揚、博士廖世昭、都御史陳達、侍郎鄭漳、主事王炳、副使舒汀、布政使陳暹、少卿袁成能、中允陳謹、教諭齊啟和、編修唐震、都御史陳則清、御史謝源、知府林春澤、副使陳子文、太學生陳良鼎、教授袁宗耀、知府謝蕡、尚書林庭機、馬森、林燫、侍郎鄭世威、同知鄭澄、參政林舜道、寺丞周亮、尚書吳文華、參政黃應鐘、尚書張經、副使洪世文、布政使鄭云瑩、陳壁、副使趙奮、施觀民、運判贈諭德翁興賢、都御史薛夢雷。國朝府尹余正健、鳳陽道方開鐸、主事方逵、通政使陳丹赤、知州陳暉、副使曾大升。萬歷《府志》:“祀之有名宦,蓋其有功烈于民者也。祀之有鄉賢,蓋其沒而可祭于社者也。溯觀古昔,代不數人,降及[HT6,7”SS]輓近,俎豆于學宮者,趾相錯焉。何今之隆,古之替歟?鳴呼!此其故亦難言之矣?!?br />
          教授宅

          在泮池右。

          訓導宅

          在明倫堂左。

          師生員額

          唐制無考。宋置教授、學正、學錄、直學。元增訓導。宋初,由州府選聘,以請于朝。其后,太學立三舍法,試可乃授。間命近臣薦舉充之。生徒來學,不限多寡。明制:教授一員,訓導四員,學生始有定額。國朝教授、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四十名,增廣生員四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由所屬各縣撥入二十名武生,歲、科并試共二十名。

          學田

          國朝順治五年,派定學租一十七兩八錢??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學田五十七畝六分。五十六年,巡撫陳瑸捐置學田一百一十四畝九分零。

          鰲峰書院

          在鰲峰坊,九仙山麓。地隸閩縣。國朝康熙四十七年,巡撫張伯行建。前為正誼堂,中祀周、程、張、朱五子;后為藏書樓,置經、史、子、集若干櫥。右祀宋、明閩中先儒,為六子祠。其左鑿池,周數畝,構亭其上,曰鑒亭。稍進有堂,顏曰:“名教樂地”。舊肖像,祀巡撫張伯行于堂內。書舍共一百二十楹,庖次井飲咸具。其初,招延儒士日給廩餼,以講明正學為務。五十五年,巡撫陳瑸始集郡邑生徒肄業其中,聘耆儒主講?,炞浜?,諸生設主祀之。是年,圣祖仁皇帝御書“三山養秀”匾額以賜,又賜經書八部。雍正十一年,世宗憲皇帝賜帑銀一千兩。乾隆三年,上皇帝賜御書“瀾清學?!必翌~,又賜帑銀一千兩,現生息為諸生膏火資。十一年,又賜《律書淵源》一部。十五年,巡撫潘思榘修葺講堂,并頒書籍及黃道周《經解》刻板。十七年,巡撫侍郎陳宏謀繕修學舍,更六子祠為二十三子祠。[HT6SS]先是祀宋儒游廣平、胡五峰、黃勉齋、陳北溪、明儒陳布衣、蔡虛齋六子,后又祀宋儒楊龜山、王信伯、林少穎、羅豫章、李延平、李西山、胡文定、胡籍溪、胡致堂、劉屏山、劉白水、李忠定、蔡西山、蔡九峰、廖槎溪、真西山、明儒黃石齋十七子于藏書樓上。至是,始正定位次,合祀一室。祀伯行像、王賓主于藏書樓下,又建奎光閣于鑒亭前。張伯行《鰲峰書院記》:“閩中素號海濱鄒魯,蓋自龜山載道而南,三傳至考亭,而濂洛之學大著。其淵源上接洙泗,由宋迄今,閩士蔚興,與中州埒。圣天子崇儒重道,于龜山、豫章、延平三君子及考亭夫子,皆御制匾聯表揚,祠宇天章燦然,輝映日月,務俾閩士瞻仰興起,益勵所學,無負先儒之教,于以育人才而厚風俗,意甚盛也。不佞恭膺簡命,來撫斯邦,夙興夜寐,惟是仰企昔賢,廣教化,進郡邑諸生,親加考課,申嚴規程,端厥趨響,至于里巷編氓,則演圣諭十六章,飭有司朔望勸講,閩之士庶幾幾向風矣。又念士首席民,間有篤志好學,材良行修者,尤當萃而教之,以成其器,為國家儲用者也。顧教之之道,視乎人之所倡為轉移。唐以前,閩俗人文未開,風氣尚樸。有宰相常袞觀察茲士,鄉縣小民有能讀書作文詞者,親與為客主之禮,雖未逾時,翕然丕變,文學之盛,于今為烈。夫倡之以文,而化于文,尚若是其速也。矧乎圣賢之學,不離倫紀日用之常,俾人人復其性分之所固有,而盡其職分之所當然。一日不講,則人欲潛滋,天理澌滅,且有淪于不肖之歸,而不自知者,其可不有以倡之乎?不佞欲與士之賢而秀者,講明濂洛關閩之學,以羽翼經傳,既表章其遺書,使行于世。乃捐俸購屋于九仙之麓,葺而新之,為鰲峰書院。前建正誼堂,中祀周、程、張、朱五夫子;后為藏書樓,置經、史、子、集若干櫥。其東則有園亭、池榭、花卉、竹木之勝。計書舍一百二十間,明窗凈幾,幽閑宏敞。士之來學者,日給廩餼,歲供衣服,無耳目紛營之累,而有朋友講習之樂,藏焉、修焉、息焉、游焉,無不可為學也。雖然,學之要,愿為諸生申之。夫有志圣賢之學者,必身體而力行之,非以為口耳誦說之資已也。周、程、張、朱五子之書,四子之階梯,四子之書,六經之階梯。君相之所以為治,師儒之所以為學,率是道也。誠使平心遜志以究其義理,會其指歸,實驗諸日用行習之間,而舉而措之家國。天下之大,則顏、曾、思、孟之心傳,與皋、夔、稷、契之事業,皆吾學分內事也。如其不然,雖日取五夫子之緒言,誦之,習之,論之,辨之,猶為無與于已,而與道聽涂說等。又況溺于靡麗之辭,逐乎紛華之習,視其書為迂闊支離,而并誦習論辨之,未嘗從事者乎?蹈此弊者,幸無入吾堂,而入吾堂者,尚其猛省自強,以求吾夫子之教,而為圣世有體有用之真儒,是不佞所以建書院,以為多士相勖之意也。爰書而刻諸石?!?br />
          道山書院

          在烏石山麓。地隸侯官。國朝乾隆十七年,總督尚書喀爾吉善、鹽法道吳謙志諭閩商捐建。前為講堂,中為六子祠,祀宋儒濂溪周子、明道程子、伊川程子、康節邵子、橫渠張子、紫陽朱子,后為王公祠,祀前福建巡撫居安王公恕。右有池半畝,構亭其上,曰瀛洲亭。亭之西,為文昌閣,前后書舍合五十楹,庖次井湢咸具,歲聘耆儒主講,集鹺商子弟肄業焉。

          四旗清書官學

          在板平巷。地隸閩縣。雍正六年設立。

          閩縣學

          在九仙山西麓。宋慶歷中建。熙寧九年,知縣方叔完,崇寧三年,知縣莊誼各修。元至元戊寅毀。越五年,學官丁堯建禮殿及門堂齋廡。大德癸卯,縣尹吳鼎創講堂。后四年,教諭陳振玉創尊道堂。至大三年,學官高琳子繪從祀諸賢像于兩廡,造祭器。泰定二年,縣尹張德、學官蔣景說,拓禮殿。至元間,置齋二于講堂之南,曰修德進業。明洪武初,建明倫堂,以禮殿為大成殿。十五年,建饌堂于進德齋之東,立米廩。二十三年,巡按御史陳仲述、副使李惟益撤舊而新之。正統十二年,御史陳永復、丁澄,廣其規制三倍于舊。天順間,御史顧儼市民地,拓學前路。成化間,御史尹仁、提學僉事鐘城、知府鄭時辟法海寺地,以益其址,重建大成殿、東西廡,東南為學門殿,后為明倫堂,左右立兩齋,徙舊崇文閣于堂后。十二年,知府唐珣繪殿堂,重修舞亭、墀道、號舍。嘉靖間,知府胡有恒,萬歷間,提學熊尚文相繼修葺。國朝順治十八年,縣令周雍時移縣治于學宮,概行毀廢。文廟、明倫堂歲久圯??滴醵?,知縣祖寅亮、教諭顧倫贊,請于上官,合紳士同力修復,又建文昌閣。雍正元年,奉詔建崇圣祠于大成殿右。九年,知縣張堂等重修大成殿。乾隆二年,邑人林炳捐修廟學。元程鉅夫《修學記》:“閩為縣,自隋始??h有學,自宋慶歷始。學在九仙山之麓,鬻民地為之。廟成于熙寧方尹叔完,修于崇寧莊尹誼,至元戊寅毀焉。越五年,創禮殿,又五年,創西齋,茍完,不旋踵而敝,門逕欲蕪,士非無志,往往畫于力不足。元貞二年春,教諭韓君挺特實來,以興復為已任,謀于予,乃諭縣官勸舉,予協力圖之。鳩工度材,修廢補闕??澮灾亻?,護以欄楯,新像設繪從祀,而廟始嚴。會講有堂,易桷與瓦,置二齋,設小學,而學始備。以至門垣、階序、墁甃、丹漆悉如式。于是,故老來觀,贊為前所未有。諸生詣予征記。董子曰:設庠序以化于邑,然則邑學,古庠序也,所以明人倫也,人而不倫則物矣,科目與月書、季考,姑設利祿驅靡使從,豈道德果盡信哉!故明倫之說,為諸生常談,其于化民成俗之意戾甚。閩為福附庸,非深山窮谷比,士風之盛于此矣??婆e廢后,生無所事,耳目日以放恣,詩書而刀筆,衣冠而皂隸,小有才者,溺愈深;居近利者,壞愈速,不能不蹈先儒之憂。天朝嘉惠學校,隸民者復其身,德行文學必由此選,是學校重矣。況邑于民尤近哉?今堂宇新,士習蓋與之俱新?讀書窮理,必思圣人所謂教者何事,充而仁義禮智之性,盡而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職,求無愧于為人。由一邑之善士,為一國之善士,庶幾庠序不徒設,道德可盡信,且以解先儒溺深壞速之憂。是雖明時崇儒重學之意,而亦司教化之責者,所望于斯邑之士也,尚勉旃哉!韓君,故孝廉孔惠公之子。家學有淵源,故于斯文篤意如此?!?br />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明倫堂右。祀唐知縣李茸,宋知縣黃德裕、陳麟、杜杲、劉爚、胡巖起,明知縣魏谷才、典史沈鎰、教諭歐陽瀚。

          鄉賢祠

          在明倫堂右。祀唐刺史黃碣。宋處士李樗、少卿任文薦、中奉李芘、侍郎陳益、宣教林琦、處士陳禾、進士林夙、推官楊月出、運判劉彝、學士許將、尚書林倬、判官卓祐之、法曹朱牧。明諭德林志、知州林元美、都御史董應舉、主事鄭善夫、知州林真、同知李時興、指揮胡上琛。

          忠義孝悌祠

          在花園鋪。祀明忠臣葉福、林正、孝子楊一謨、楊必亨。國朝忠臣馬定國。

          教諭宅

          在崇圣祠后。

          訓導宅

          在文昌閣東。

          師生員額

          宋置主學、直學、學長、學諭、學賓、齋諭。元置學正。生徒來學,不限多寡。明制:置教諭一員,訓導二員,生徒始有定額。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十五名。雍正二年,奉詔加增五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五名。

          學田

          原額一千八百四十八畝一分零,實征學租銀五百三十三兩二錢三分零??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二十六畝二分零。五十六年,巡撫陳瑸捐置田八十六畝一分零。

          勉齋書院

          在鰲峰麓。舊為勉齋先生黃幹宅。干卒,門人學士趙師恕,即其故居拓為精舍,后圯。元至正十九年,建為書院,堂曰道原,閣曰云章,堂后疊石為山,曰小鰲峰,后廢。元貢師泰《勉齋書院記》:“至正十九年冬十月,福州始作勉齋書院。明年秋八月告成。丁亥,廉訪使率郡大夫、士行釋奠禮。已丑,經略使李公國鳳謁祠下,用便宜署今額。以儒人張理為山長,執事者間具本末,請記于貢師泰,曰:書院遍天下,而閩中為盛。大約祠徽國朱文公師弟子居多,若延平、武夷、考亭、建安、三山、泉山、龍溪、雙峰、北山之屬皆是也。勉齋先生實文公高弟,獨無專祠,顧非蒞政者之缺歟?昔者僉事張引嘗圖經始,以調官浙東,不果。經歷孔汭,銳意作興,以拜南臺監察御史,又不果。未幾,行部閩廣,適郡士林祖孟、祖益請以太平公輔里故宅一區為學宮,厥位面陽,廣輪合制,遂倡成之,而廉使贍思丁、副使元奴、僉事亦憐真必刺的納劉完者、鄭潛、經歷答理、蒙古知事黃普顏帖木兒、照磨傅居信協心相事,議若出一,且移鄭君董視,而佐以屬史王蘭焉,行省平章普花帖木兒聞之,亟發白金五十兩及租田一百五十畝有奇,以給以贍。于是,即舊以圖新,拓隘以增廣。禮殿中崇象圣人之燕居,祠宇旁峙,嚴先生之祀事,堂曰道源,著師友之授受也,閣曰:云章,以鄭君正字端本時所得皇太子書‘麟、鳳、龜、龍’四大字,刻置其上也。堂后,疊石山,曰‘小鰲峰’,不忘先生讀書精舍之名也。齋左曰‘凝道’,右曰‘尊德’。棲士有舍,待賓有館,燕休有室,更衣有次,庖湢、庫庾各有其所。重門衙衙,層廡翼翼,瞰以方池,度以石梁。其周九百八十四尺有奇,東西廣九十尺,深視廣之四,雄規偉觀,穆然靚深。然后師道之統有所尊,而講學之士知所向矣。惟子之學,蓋亦得于先生者,請文書石,以紀其成。顧師泰荒陋,何足以知此。然竊聞之斯道也。伏羲、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所以為治,孔子、顏氏、曾子、子思、孟軻氏之所以為教,不幸而變于管、商,慘于申、韓,雜于荀楊,暴于鞅斯,磔裂破碎于毛、鄭、賈、馬、王、范之徒,幸而唐之韓愈氏能以所得著《原道》之書,然其于性也主三品,于仁也專博愛,則猶未免于不詳、不精之失焉。至宋全盛,濂溪啟其源,伊洛溯其流,渡江再世,文公始集諸儒之大成,使千載不傳之道復明于天下后世,吁,盛矣哉!于時,門人弟子聰明卓越,固不為少,然求其始終不渝,老而彌篤者,先生一人而已。先生因劉子澄,一拜文公于屏山之后,即慨然以斯道自任,聽風聲于屋頭,對孤燈于天曙,其堅志苦思為何如也。自是得執子婿之禮,從登廬阜,涉彭蠡,過洞庭,望九疑,宦游淮、江、湖、湘、吳、越、甌、閩間,不惟口傳心授于師門者,愈久而愈博,而其所見名山大川,淵深高厚,皆有以助夫精微廣大之學矣。是故征諸事業,則城安慶,御漢陽,最為偉績。著之方冊,則《四書通釋》、《儀禮通解》尤為有功。蓋先生有志于斯文,以陸沈下官,不能大行其學,固可深慨。然圣賢墜緒,非文公無以明,文公遺書,非先王無以成,則斯文吾道,確乎其有所歸矣。先生沒,其傳之著者,在閩則宓齋陳氏,信齋楊氏,在浙則北山何氏,江以西則臨川黃氏,江以東則雙峰饒氏。其久而益著者,則西山真氏《衍義》諸書,凡今經帷進講,成均典教,皆出先生講論之余也。鳴呼!先生之道傳之后世,先生之書行乎天下,孰不想慕其高風,漸被其余澤,況鰲峰、箕山之間,云煙蒼莽,神氣流行,慨然肅然,猶若有見乎其位,聞乎其音容者乎?書院之作,其有功于世教,豈曰小補之哉!”

          泉山書院

          在河西尚書里。明正德間,提學副使楊子器、姚鏌建。為兵部尚書林瀚講學處。中有御書樓,后廢。

          養心書院

          在通津門外。明正德間,巡按御史聶豹建,后廢。

          考志書院

          在法海寺旁。國朝乾隆年,巡撫王恕建,今廢。

          正音書院

          一在法海寺。一在華林寺。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振文社學在舊縣前街北。

          河東社學在南津坊德貴巷。

          普文社學在易俗里。

          昌際社學在南津坊溫泉坊內。

          鰲峰社學在左三坊。

          崇正社學在喜壽坊。

          龍臺社學

          長橋社學

          沙合社學俱在嘉崇里。

          藤山社學在時升里。

          以上今俱廢。

          螺江社學在永福里螺洲墩,明初建。

          崇正社學在嘉崇里。國朝康熙四十四年,巡撫李斯義毀淫祠改建,中祀昌黎伯韓愈。乾隆四年,改建達道鋪紫峰山麓。

          玉融社學在嘉崇里獨山麓,左祀朱子,右為文昌閣。乾隆十七年,里人游紹安等改建。

          碧峰社學在崇賢里,中祀朱子,后為文昌宮,乾隆十四年,里人公建。

          侯官縣學

          在官賢坊內,縣治東。宋慶歷中建。熙寧九年,知縣方叔完,崇寧三年,知縣莊誼各修。景定癸亥,禮殿火。至大巳酉,知縣郄衍構禮殿,割縣東地,辟兩廡,立從祀諸賢像。殿南立戟門,又南鑿泮池,為橋其上。橋之南建欞星門,創射圃于殿之北,又創尊道堂于講堂之北。延祐五年,縣尹魏楊祖重修。明洪武初,堂之西南建儀門,北為中亭,以會諸生饌,亭東西立‘博文、約禮’二齋。宣德十年,教諭羅倫請于布政使周頤,拓其基,重建明倫堂,左右為兩齋,東南膳廚,北為尊經閣,閣之下為養賢堂,東為奎文閣,南為中門,又折西而南為外門。正統十一年,御史丁澄又創集賢堂于尊經閣后。十四年,鎮守尚書薛希璉創欞星門,修大成殿。成化十八年,知府唐珣重建兩廡、齋舍。嘉靖間,知府胡有恒,萬歷間,提學熊尚文相繼修葺。國朝康熙十九年,督學孫期昌、知縣姚震倡紳士修。雍正元年,奉詔建崇圣祠在文廟左。八年,知縣陳克嵩重修。乾隆二年,閩人何長浩捐修。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舊闕

          鄉賢祠正德《府志》:“在中門左?!卑矗航癫⑷敫畬W鄉賢祠。

          忠義孝悌祠

          在學宮內。祀宋忠臣楊宏中,明忠臣曹學佺。國朝忠臣陳學夔、蔣垣、吳士宏、吳日來,孝子何履旭、郭蔚。

          教諭宅

          在縣治東。

          訓導宅

          在縣治東。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十五名。雍正二年,奉詔加增五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五名。

          學田

          原額三百六十五畝九分零,實征學租銀六十二兩三錢五分零??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三十八畝六分零。五十六年,巡撫陳瑸捐置田六十三畝七分零。

          共學書院

          在西門街北。舊為懷安縣學。先是宋置懷安縣在石岊江濱。大中祥符四年,主簿陸柬始建學于縣東隅。明洪武十二年,徙治入郡城,遂移今所。正統二年,布政使周頤市民地,建大成殿,東西講堂。其后,御史張淑、柴文顯又辟欞星門之外為路,以接通衢。萬歷八年,縣省入侯官。二十二年,巡撫許孚遠改為書院。國朝康熙二十四年,總督王國安、巡撫金鋐改舊制而新之。四十一年,巡撫李斯義修葺學舍,延師課士,今圯。明董應舉《共學書院記》:“自懷安學省,而共學書院興,蓋中丞許公仍舊學為之,非出創立,君子與焉。厥后,守者怠,虧蝕障塞,失其大觀。督學長水岳公至,慮閩學之不續,乃追公志加廓焉。撤其障,匡其偏,正其位,宏其制,建翼統祠于講堂后,周以精舍。時集諸生其中,勤勸課,核膳田,且為之志以示后,其誘造來哲之心,亦勤且備矣。顧愚有請于公,古之為道者何其易,今何其難?古何同,今何異耶?豈非所以學之心異耶?蓋古人之學雖精微,而用功則甚切。近如所謂止至善者,不過止于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之倫,達之天下國家而是,而非有他善也。所謂盡性配天者,不過起知于夫婦之知,起能于夫婦之能,非有他謬巧也。所謂性善堯舜者,不過孩提愛敬,夜氣清明,孺子乍見行道乞人,呼蹴之心達之,非有他瑰奇也。由此言之,天下之父子、君臣、兄弟、朋友、夫婦、孩提、孺子、行道乞人、夜氣、乍見、呼蹴,而道無不在,豈不甚易而甚同乎?以是為學,是謂下學,不必外此求達,而天道性命已渾然在日用修為之中,而不自知矣。此真人人可學,人人可共者。今之為道者不然,高其言,精其辯,取子所罕言,子貢所不得聞者,群聚而強索之,執燭揣籥,畢世不休,何其難也!而且家宮墻,人柯斧,入主而出奴,藉口學之不講,不知德不修,義不徙,不善不改之尤為可憂,藉口衛道苦心,不知道學之不可以戈矛尋,狠攻斗奪,遞相為勝。噫乎,甚矣!故古之異,異異端,今之異,異吾黨,古之同,同吾黨,今之同,同異端。古下學而上達,今上學而下達。古之學以孩提、孺子、愚夫婦、平旦、行乞,至于圣賢,今之學反以圣賢局面,而失孩提、行乞、愚夫婦之初心。古之學未行之,恥言之;今之學,不恥不行,而恥不言,此其所以異也。夫昔者閩學之興,蓋以行勝矣。今欲續之,當興閩行。欲興閩行,學成就其孩提、孺子、夜氣、呼蹴、愚夫、愚婦之初心,不當更為他說嬲之,使不得反也。噫!人能存孩提、乍見、夜氣、呼蹴、愚夫、愚婦之初心,而迪于彝倫,圣賢載路矣。何憂學之不續,公以為何如?

          登云書院

          在登云坊內。明成化十一年,知府唐珣建。中為正堂,肖宣圣、四配像,匾曰燕居。后為諸生講肄之所,書舍共二十余楹,歲延師以訓生徒,置田給之。萬歷時圯。

          道山書院

          在烏石山麓。明隆慶五年,按察使鄒善、提學副使宋儀望為邑人參政王應鐘建。應鐘卒,門人祀之,置祀田。萬歷三十八年,提學僉事熊尚文重修,后廢。

          三山書院

          在府城西關外。宋寶祐二年,提刑王泌建。元致和間,憲使易釋董阿重建。后廢。

          古靈書院

          在府城西南古靈溪傍。宋儒陳襄讀書處。建置年代無考。后廢。

          拙齋書院

          在城西三山驛南。為宋林之奇與其徒呂祖謙、劉世南并從子子沖講學處。建置年代無考。后廢。

          竹田書院

          在桂枝坊內。明正德間,同知葉鐵為工部尚書林廷選建。后廢。

          玉泉書院

          在府城西關外。明正德十五年,巡按御史沈約毀淫祠,改為書院。祀宋丞相李綱。后廢。

          崇正書院

          在神光寺東。明嘉靖間,督學副使姜寶建。后廢。

          養正書院

          在烏石山北。原為法禪寺。明嘉靖七年,改建為書院。后廢。

          西湖書院

          在西湖濱。國朝康熙間,遲維城毀淫祠,改建。中祀朱子。

          正音書院

          一在共學書院,一在文儒坊。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瓜山義學

          在府城南十二都。元至正間,歙人鄭潛為泉州總管,徙居于此,創義學以教鄉閭子弟,置田百畝以給之。舊屬懷安。今廢。

          博文社學

          寶文社學俱在右三坊。

          文林社學在閩山廟巷。

          應文社學在右一坊。

          懷西社學在保定營。

          懷南社學在善化坊。

          懷東社學在將軍山南。

          越峰社學在華林坊。

          以上今俱廢。

          蒙正社學在陽岐。乾隆十二年建。

          大湖社學即以里名。乾隆十五年,縣丞洪冕率邑人陳江鰲、張之屏等建。

          芹巖社學在大湖。邑人張之屏建,并捐義田。

          古田縣學

          在縣西隅。宋景德二年,知縣李堪建廟學于邑東。嘉祐二年,知縣陳昌期建九經閣、尊道堂、左右序,為齋八。紹興元年,毀于寇。二年,知縣周彥耀復創于縣之西郊。七年,諸生林好古、陳鬲、卓冠與邑人裒金錢百余萬,請遷學于舊址。知縣鄧觀白帥守張浚,許之。歲終告成,堂殿齋舍俱備。二十四年,知縣湯選又移今所。元至元癸未,毀于寇。元貞元年,縣尹王奐創味道堂、樂育亭、鄉賢祠及學官、廨舍。明景泰元年,御史羅澄重修兩廡。成化十五年,知縣汪璀重建兩廡、欞星門。弘治六年,知縣屠容建射圃于學,內構觀德亭,后圯。七年,又改建明倫堂于文廟北。正德七年,明倫堂圯,即其基為講堂,改建于文廟東。嘉靖間,知府胡有恒重修。隆慶二年火,獨文廟、儀門存。三年,知縣楊存禮建明倫堂及兩齋、號舍。萬歷十九年,教諭葉宗舜鑿泮池學門內。二十四年,知縣劉曰旸重修。二十九年,知縣王繼祀增修。崇禎十四年,廟學圯,訓導黃守誼重建。國朝順治三年,毀于寇。五年,知縣甘體垣建。十四年,知縣吳來儀重修??滴醵?,教諭程尹起修。四十年,知縣陳瑸修欞星門,建文昌閣。宋陳昌期《修縣學記》:“縣之治否,在令賢與不賢耳。今天下不知其幾百縣。即令皆賢焉,未必也,蔑人焉,未必也。賢者蓋寡矣。有則不過修簿書,謹法令而已。要之根道德躋吾民于仁壽者,千百無一二人焉。古田舊令尹李侯,蓋其人也。先是邑人貴尚巫鬼,而師儒弦誦之地,悉為殊榛異卉,荒談細說所埋沒。公至,力辟之。禁巫逐鬼作黌舍,肖夫子容與其徒,春秋祀之。手其文以載攸始,口六經誨子弟。至今,邑民識仁義禮樂教化者,由此始也。嗚呼!公去五十年,黌舍頹圮,碑文缺壞,后之為令者,規規于法令簿書之間,罔以仁義教化為意,欲其毋棄本逐末,不可得也。嘉祐丁丑,余懼滋不復振,長民者宜何如為心哉?由是爽塏而新之,使民重本,又思前人惠學之勤,再摹舊碑,以永其傳?!泵鲄菍挕吨亟ㄎ膹R記》:“自佛老之說行于天下,爭信而趨之。昔之大賢君子以斯道自任者,極力以辟,而卒不能去,其教愈昌,其徒愈盛。偏州小邑,其宮室常數十區。而吾儒學校之設,雖通都大郡,其制特一二,而美麗宏壯不能彷彳弗其制,常然也。古田為福州屬邑,學有廟,建自前元甲午,至今二百馀年,殿宇傾圯,視學宮特甚,歲歲師生行禮于是,凜然有覆壓之危。乃弘治元年,今提刑按察副使天臺楊公商霖行縣,訓導張瑄知公之重文教,即以其事白。他日,公謁廟,顧而嘆曰:佛老之徒,特以禍福誘人,其所興作不勞而成。今是廟為吾夫子神靈所止,其功在生民,其道在萬世,固師生朝夕瞻仰,以盡報本之地。而壞若是,獨不有愧于其徒乎?且朝廷崇重斯道,惓惓如是,而不能仰體德意,又獨非有司之責乎?邑之人傳公之言,莫不感悟,一時以金來助者,浹旬得數十斤。方入山伐鉅木,而水涸莫致。俄天大雨,遂抵學傍,又若有神相之者。于是,良匠遠至。卜日既得,主簿孟頊偕瑄董其役。乃以是年七月庚寅興工,其冬十二月甲寅功訖。規制高廣,迥異舊觀。然像設未備,門廡未易,而丹丹萑又之功,尚未施也。教諭周真方圖謀之,適知縣屠容持檄初至,曰:此固吾為令者之事。遂次第成之。又明年庚戌,貢士羅榮遂擢廷試高等,人以為奇,相率有遣子弟入學之愿。于是,屠君以是役當記,且憲副公之功當載也,乃具始末來請。惟閩去中州萬里,在《禹貢》荒服之外,歷三代至漢,其民既庶,復徙之江淮間,既久而生息復盛,然未知以文學為事也。在唐常袞為觀察使,始設學校,教之為文,又能屈已以倡率之。于是,士子更相慕效,而文學大興,其人遂與中州等,學校之設,其有益于天下如此。今國家承平歲久,閩中人才固已過前代,獨古田視他邑為不及,豈非其地僻遠,無倡率如袞者之在上乎?乃今得憲副公,而邑令師儒又謹承于下,宜邑人之尚義好文者之勃然也。余與憲副公為同年進士,知其治獄明慎,能持憲體,乃復留意于此,非識治道之本者乎?故書以記?!?br />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戟門東。祀宋縣令李堪、許當、陳昌期、廖天覺、薛舜庸、留元亮、許鑒、邱公薦、縣丞郭能、鮑友龍、縣尉吳公誠、游九言,元縣尹王奐、陳均、巡檢熊彥迪,明知縣韓秉哲、王友俊、徐建、王所、主簿姚孟王與、教諭陳允、蔡元用、訓導沈元素,國朝知縣陳瑸、黃執中。

          鄉賢祠

          在戟門西。祀宋評事魏昂、朝散大夫李廣文、著作郎蘇大璋、學士趙汝騰、少卿唐璘、通判鄭公玉、文靖李侗、國子監司庫張疆、教授章孝參、處士邵清、蔣康國、林用中、林好古、林大春、林夔孫、程若中、陳圭、明學士張以寧、布政使羅榮、知縣張文造、御史林英、郎中余文龍,國朝府尹余正健。

          忠義孝悌祠

          在學左。

          教諭宅

          在戟門西。

          訓導宅舊闕。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各取十二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二名。雍正十二年,析置屏南縣后,廩膳生員十名,增廣生員十名,文生遇歲、科兩試,各取八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八名。

          學田

          原額一百三十一畝七分零,實征學租銀二十一兩三錢??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二十六畝六分。

          溪山書院

          在縣北。宋淳化二年建。

          浣溪書院

          在八都。宋時建。有文廟,朱子書匾,今廢。其址猶存。

          螺峰書院

          在九都螺坑。宋時建。為朱子、黃幹講學處。后廢。

          魁龍書院

          在十都白沙。宋時建,后廢。

          藍田書院

          在杉洋。朱子書匾,為門人余偶立,后廢。

          城南書院

          在溪東。即宋景德學基,元改為書院。明洪武間,改為射圃。仍匾其門曰城南書院,后圯。

          崇正書院

          在南門外。舊為淫祠。明嘉靖間,改為書院,祀李延平。十一年,提學副使潘潢遷林用中八賢配享,改今名。

          正學書院

          在二保。舊系祐圣宮。明嘉靖間,改為探本書院,祀八賢,后遷祀八賢于崇正書院,遂改今名,為諸生講習之所。

          翠屏書院

          在一保。舊系淫祠。明嘉靖間,郡丞朱世忠改為書院,祀學士張以寧,集諸生講讀,今廢。

          蘗山書院

          在城隍廟東。舊為方伯羅榮家廟,邑人思其建城之功,肖像祀焉。明嘉靖間,改為書院。知縣徐建重修。

          青山書院

          在一都。明嘉靖間建,祀朱子。

          鶴鳴書院

          在小武當山旁。明通判丁一中建。

          明德書院

          在南門外,明邑令劉曰旸建。

          屏山書院

          在鼓樓東。國朝康熙間,邑令陳瑸建。

          玉泉書院

          在淵關。國朝康熙間,運同陳大輦建。

          正音書院

          在一保玉堂坊左。雍正二年,奉文設立。

          義學

          在學宮左,奎光閣后。國朝乾隆四年,邑令姚廷格捐俸建,祀朱子。以門人程若中、林好古、林大春、余范、林夔孫、林允中、林用中、蔣康國、林充之、林師魯、程深父、張棫、程伯榮、黃有開、蘇龜齡、傅子淵配。邑令辛竟可為記。

          社學

          一在水口。明嘉靖間,運同林烈建。萬歷間,知事林培重修。一在杉洋村,國朝雍正二年新建。一在善德院,乾隆七年新設。一在黃田,乾隆七年新設。

          屏南縣學

          在縣治東學前街。國朝雍正十二年建。中為大成殿,左右兩廡,前為欞星門,左右為名宦、鄉賢祠,殿后為崇圣祠,右為奎章閣。明倫堂在殿左,前有泮池,環橋外為儀門。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學宮戟門左。

          鄉賢祠

          在學宮戟門右。

          訓導宅

          在明倫堂后。

          師生員額

          訓導一員不設教諭。雍正十三年,以古田縣學訓導為之。乾隆六年,仍歸古田縣,另設屏南縣學訓導,廩膳生員十名,增廣生員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各取八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八名。

          正音書院

          在城內。雍正十二年,奉文設立。

          義學

          在城內紫山麓。乾隆年,知縣沈鐘建。顏曰:雙溪講堂。

          閩清縣學

          在縣治東南。宋景德四年,知縣史溫即廢廩地建禮殿。塑先圣十哲像,圖六十子及大儒像于壁。建閣五,講堂一,談經樓三,祭器咸備。寶祐元年,毀。四年,重創。元縣尹董禎、賈光祖先后修建。明洪武初,知縣趙起居、沈源繼修,又建神廚、米廩于廟右。永樂十五年,知縣朱毅建明倫堂于殿北,建射圃于學東。正統元年,知縣葉宗泰、辛節修兩廡。天順三年,教諭馬能建儒林坊。成化四年,知縣左輔創尊經閣于殿南。萬歷三十六年,圯于水。知縣俞咨龍修建。國朝雍正元年,奉詔建崇圣祠。二年,知縣張兆鳳修。十三年,知縣孫國柱增修。乾隆十五年,水,廟學盡圯。知縣童士紳于明倫堂基增高三尺,建廟其上,徙學于廟之左,其規制悉如舊。徐景熹《移建廟學記》:“閩清為縣,始于唐貞元,既立,旋省。后百有余年,五代梁乾化初,復置。又百余年,當宋真宗景德之四年,賢令史溫始建學其地,居縣治東南。有禮殿講堂,談經之樓,規制略備。嗣后,屢有修建。明永樂中,移明倫堂于殿北。成化中,創尊經閣于殿南。我朝尊隆儒術,凡薄海內外郡縣衛所之學,屢詔繕治。故閩清雖小邑,其廟學亦完整。乾隆庚午秋,霖雨水溢,學地素庳,水患叢之,殿閣堂廡,寢以圯壞。于是,今令童君士紳,大集邑之紳耆,疇咨興創,僉言曰:廟學在前代亦嘗毀于水,當時有建議遷之他所者,終以役巨不果,因仍綴葺以迄于今。然地卑則水易集,相厥形勢,明倫堂之地較廟為差高,若益培廣,建廟于其上,而徙學于廟之故址,雖有巨浸,勿能害矣。君亟然之,請于大府,命吏驗視,謂當如其議,乃庀材鳩工。治地高于舊三尺,中為大成殿,旁翼兩廡,外為欞星門,崇圣祠。筑墻七百尺而圍之,高一丈,厚殺高之六。左為明倫堂、廊房、齋舍、名宦賢祠、博士之廬,悉一新之。經始于辛未四月,以壬申之仲夏落成。更作至圣諸賢神牌,諏日奉安。既竣事,爰石龍石請余記之。余惟唐梁肅之言曰:學之制與政損益,學舉,則道舉;政汙,則道汙。天下郡國之立學,始于漢武,盛于隋唐,而極于有宋。當是時,守令之勤于其官者,莫不以是為先務。所以成德達材,進其方土之愿秀,使之扌需嚌道真,被服先圣,而士人登進之途,亦于是焉。出則又勸之以祿利,而率之向方,因以風勵末俗,立教化之大端,此學校與政相為損益之故也??伎たh廟學之制,廟以崇祀先圣,學以教養士,二者于前代常不能兼立。其無廟者,春秋釋奠,皆即學而行事,則學重。自唐迄宋初,天下學校,廟多而學少,則廟重。慶歷中,大興學校制,猶以州縣之士滿二百乃得立學,故其時,守令之勤于其官者,或傍廟為學,或建書院,敦延師儒以教其方土之士,其職皆不命于朝,理宗景定,始令天下縣置主學,蓋自儒官設而學之制浸備矣。于是廟與學并重而廟為尤重。何者?學以教養士,而廟者固所以崇禮先師,報本始而示人以景行之極則也。是以圣朝百年以來,凡日月所出入,莫不郡縣,則莫不有廟學。其所以跨唐軼宋而躋盛美于虞、周四代之隆者,在是歟?乃或者謂《記》所云釋奠,釋菜于先圣、先師者,皆在于學。又曰國有學,遂有序,黨有庠,家有塾,亦不言廟。故王安石曰:奠先圣先師于學而無廟,古也未見廟之為尊于學。此況古而不達近世典制之論。夫古之所謂先圣先師者,不一其人,而今則固吾夫子也。夫子之道,衣被千萬世,凡名為士者,以得奠幣于至圣栗主之前為幸。我世宗憲皇帝躬臨太學,特諭大小諸司,凡公牒祝辭并稱詣學,不得言幸,其尊何等。若學以教養士,于古無論,即唐宋以來莫不然。然而為師者,或倚席不講,士亦無有弦歌于齋舍者,則所以為教者,異矣。昔之士廩于學,有定員,今隸名學官者,不限額,雖欲偏養,其道莫由,則所以為養者亦異矣。若夫春秋釋奠,不于廟而反于學,又必無之理也。學之不可與廟等,彰彰如是。閩清之廟學圯,而令能力率其邑人以興建,是達政之經者矣。徙廟于高處,而以學為輔,是得尊廟之實義者矣。是不可以無記也,乃為之書。童君,德清人,以進士起家,令于此七年,民安便之。是役也,凡籍金錢千五百緡,皆出其縣之好禮者。故并刻其姓氏于碑陰,以諗后之人?!?br />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學宮左。祀宋縣令史溫、王亞夫、元縣尹董禎、蔡嗣宗、明知縣沈源、朱毅、左輔余珍、黃鏜、楊珣、劉為。

          鄉賢祠

          在學宮右。祀宋秘書陳祥道、右丞許將、侍郎陳旸、侍郎黃師雍、考功郎黃唐、員外郎鄭源、學士鄭自誠、編修陳問、朝請蕭磐、編修許份,明編修許瑢、布政使謝瑀、太學貢士陳良鼎。

          忠義孝悌祠

          在學宮左。

          教諭宅

          在明倫堂后。

          訓導宅

          在學宮后。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八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八名。

          學田

          原額二百三十五畝零,實征學租銀二十三兩五錢五分??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四十七畝八分零。

          正音書院

          在文昌閣。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社學

          在文昌閣。雍正二年,新設。

          長樂縣學

          在縣治東興賢坊內。唐乾符四年建。宋知縣董淵、吳仲舉、蕭竑,相繼繕治,未就。元祐間,知縣袁正規議建,邑人林通作《縣圖經》,鬻錢二十萬,倡成之。北有堂,翼以兩序,為齋十二。元至正十二年,重修禮殿兩廡。北為明倫堂,齋舍咸備。明洪武十五年,知縣邱宗亮新之。天順七年,知縣任衡重修。成化十七年,知縣羅敘辟明倫堂東西為兩齋。弘治間,知縣王渙市民地,建訓導宅。正德十四年,火。知縣龍琰重建。嘉靖初,創啟圣祠、敬一亭,亭前為名宦,鄉賢二祠,文廟之西為明倫堂,兩齋附堂左右,曰居仁,曰由義。其后知縣蔣以忠、夏允彝,相繼修辟。國朝順治四年,毀于寇。六年,重建大成殿。西仍為明倫堂,東為崇圣祠。齋舍、廳宇皆備。學西為射圃,有觀德堂。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敬一亭前。祀宋縣令李茸、閔希聲、吳仲舉、蕭竑、徐世英、袁正規、吳一鴻、主簿陳之邵,元攝縣尹吳復,明知縣邱宗亮、王遵道、龍韜、潘府、郁文周、縣丞張文可、朱褒、主簿劉有源、典史黃本、熊廷用、教諭孫大雅、廖正、陳文燦、訓導俞珙。

          鄉賢祠

          在敬一亭前。祀唐郎中林慎思,宋秘書陳宋霖、安撫林安上、處士陳[HT5,6”SS]木開、樞密使高應松、教授陳如晦、博士陳俞、進士劉砥、處士劉礪、提刑張羽中元、處士歐陽光,明教諭朱漢、知縣陳祖、陳伯康、贊善陳仲完、侍講陳全、都御史謝士元、郎中黃熙、教諭陳德隆、知州林谷顯、通判陳豫章、光祿丞林公黼、處士陳耀、太仆卿陳文沛、郎中林世章。

          忠義孝悌祠

          在文廟東。

          教諭宅

          在敬一亭左。

          訓導宅

          在儀門右。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十五名。雍正二年,奉詔加增五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五名。

          學田

          明嘉靖間,知縣吳遵括廢寺田園六百六十四畝三分,輸之學。其后,里胥侵沒。隆慶間,知縣蔣以忠復之。國朝順治間,遷界,田荒??滴蹰g,報墾二百五十一畝四分零,實征學租銀五十一兩九錢五分零。二十二年,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三十一畝三分零。

          德成書院

          在方安里。宋乾道間建。為唐水部林慎思讀書處,后構堂祀之。宋朱子嘗寓其中,以為先生德成于此,因名其室,曰德成。

          龍峰書院

          在方安里。為宋儒劉砥、劉礪讀書處,朱子避學禁寓此,二劉從而受業。弘治間,知縣潘府建為書院。

          藍田書院

          在十六都。宋紹興中,邑人陳坦然建。元至正中,邑人陳有霖構鄉約堂于其旁,明初,重修。

          南山書院

          在南山塔旁。明弘治間,知縣潘府改南山廢寺為書院。暇日與諸生講學,立主敬、集義二齋。

          鳳岐書院

          在十五都。知縣潘府以顯應宮后堂改建。

          正音書院

          在城東。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高隍社學在縣治西。明隆慶四年,知縣蔣以忠建。

          河陽社學在平政門外,明嘉靖間,知縣吳遵建。

          龍南社學在十都。

          石梁社學在十五都。

          阜林社學在二十都。

          雍正二年,新設社學二。一在古縣鄉,一在厚福鄉。

          連江縣學

          在縣治東南。宋嘉祐元年,知縣朱定建于縣署左。政和初,增拓之。紹興七年,知縣林覺移建今所。有繙經閣、駕說堂、列齋四:曰富文,曰能信,曰移孝,曰懷忠。淳熙八年,邑人鄭鑒以文廟東向非宜,知縣蘇懋遂改南面,增齋為六。嘉定間,知縣趙汝訓筑尼山于學宮后。寶歷間,知縣鄭沆鑿泮池于戟門外。元皇慶二年,縣尹夾德明重修。至正二十一年,平章燕赤石花、秘書監貢師泰葺大成殿,改進德堂為明倫堂,并尊道堂、鄉賢祠為道統堂。明洪武初,重建。正統十年,知縣歐陽瀚修明倫堂、稽古閣。成化十九年,知縣凌玉璣建射圃于學西。嘉靖三年,參政蔡潮以文廟為民居所蔽,諭諸生醵金鬻地易之。十四年,縣丞陳瑞建敬一亭于廟東南。二十八年,知縣向鎬建名宦、鄉賢祠于廟左右。四十五年,教諭馬子馬建鑿鳳池于泮池外。萬歷五年,文廟堂廡圯壞,邑人吳文華言于有司,修葺一新。弘治間,知縣郭軒更大成殿于明倫堂左。崇禎丁丑,知縣唐廷彥移先師廟于西,明倫堂于東。國朝順治間,薦經兵火??滴蹰g,訓導施鴻、知縣徐甲第、王仁顯、教諭富懋業相繼重修。雍正乙巳丙午,宮墻圯于水,知縣張兆鳳、劉良璧修葺。乾隆丁巳,颶風,文廟前楹毀,訓導陳鵬南捐資重修。廟堂齋廡,悉一新之。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戟門東。祀唐縣令劉逵,宋縣令鞠仲謀、傅伯成,明通判徐訪、知縣歐陽瀚、郭軒、袁鑒、張聘夫、提學副使郭之奇、訓導薛俊,國朝知縣楊繼生。

          鄉賢祠

          在戟門西。祀隋義士林堯,唐尚書張瑩,宋侍郎李彌遜、陳舜申、尚書李彌大、郎中李彌正、助教周希孟、處士林幾復、著作郎鄭鑒、朝奉郎林扌為、大理卿陳德豫、知府陳德一、學士李韶、少保常挺、教授林公玉,明參議孫芝、御史游義生、郎中陳鴻漸、副使林錦、按察使李士文、吳世澤、參政游璉、通判鄭日戶、知縣鄭山皋、義門楊崇、僉事王德溢、提舉陳元憲、知州陳璽、陳址、御史孫用、尚書吳文華、同知王一岳、游擊將軍陳第。

          忠義孝悌祠

          在明倫堂東。

          教諭宅

          在明倫堂后。

          訓導宅

          在明倫堂東。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入學取十二名。雍正二年,奉詔加增三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二名。

          學田

          原額五十四畝零,明邑人吳文華捐置。嗣因遷移報荒,復界后,實存田四十五畝二分零,年征銀一十九兩三錢一分零。國朝康熙二十一年,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一十三畝四分,知縣王仁灝捐置四三畝八分零,教諭富懋業捐置學租六百觔。

          朱子書院

          在縣治西南江夏街。國朝康熙三十七年,知府遲維城毀淫祠,知縣李毓英請改建書院,中祀朱子。

          理學書院

          在化龍街西。舊為天主堂。國朝雍正元年,總制滿保、巡撫黃國材檄毀,知縣蘇習禮允諸生請,改為書院。中祀周、程、張、邵五先生。

          正音書院

          在縣治朱子書院內。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社學

          雍正二年新設。在縣學內。

          羅源縣學

          在縣治東南。宋慶歷八年,知縣陳稱建。舊在四明山下。元祐六年,知縣袁符及士民倪昱移建今所。崇寧初,增至九十九區,有議道堂齋九。建炎間,毀于寇。紹興間,主簿廖耳見重修。嘉定九年,邑人黃序拓其基,改創之。元延祐五年,教諭林興祖重建大成殿及兩廡,殿后為明倫堂,東西為齋四。至正間,縣尹丁得孫復修侍班廳,建二祠,左鄉賢,右文昌,后廢。明洪武初重建。正統十二年,典史謝志保、教諭黃綬重修,建射圃于明倫堂后。景泰六年,知縣湯文端建明倫堂及兩齋號房。成化十六年,同知韋濟改創學門于西北。弘治元年,知縣麥瑾復市民地益之。十四年,知縣李南以學右路不宜直,遂更路環繞學左,立毓秀門,以達官路。十六年,訓導柴琬拓泮池地,重建欞星門,知縣徐圭重修戟門。正統七年,知縣鄧公善重修欞星門。嘉靖間,知縣吳周,隆慶間,知縣蕭蔚重修廟學。國朝順治間,知縣李彥珂,康熙間,知縣張四維、蔡彬、王楠、教諭林岱、張升、蔡璧、鄭[HT5,6”SS]氵開相繼修建。明翁正春《重修廟學記》:“羅源于福為巖邑,崇山牙錯,僅環百雉。其民質直簡樸,詩書禮樂之教,易馴習而悅安。自建學來,科第嬋嫣,人文宣朗。歲久,學宮廟宇,颼霪飄繇,題榮、木咨桷,瓴甓、石戚墁之屬,堅化為腐。絢淪于黑勿,支墜若灰,浸浸乎不足以起瞻慕。邑固單儉,兼時詘,難以舉贏,有司旋度而旋寢。巳亥歲,吳侯以名進士來綰縣符,存心撫字,銳意士民,一切政事,大綱小紀,悉次第舉矣。乃于吉日,謁圣講藝之暇,睹學宮漫漶,徘徊嚄唶而言曰:興衰起替,是非予責耶,遂設慮畫規,庀材鳩工。舊者新之;樸者植之;頹者繕之;支而拒者森之;黑甚而黑匕者堊之;簡陋而制未備者補之。虔度當材,受直當事,不逾時,矢如翚如,軒如井如,而講學行禮,敬業樂群之地,一煥而精采矣。如是,鳩士課文,詳為品騭,膏札諸費,不吝捐俸資之。又為恤困信郁,章沕闡幽,要以振揚士氣,匪獨行修德成也。所以豫養閎材,為國家用者,斌斌起矣。逮竣事,文學先生暨邑人豪杰豎石于學官之左,謁記于余。余惟興衰起替,必屬豪杰大材,飭學崇儒,尤國家鉅典,在興起之政所最先者。余讀《子衿》之篇,傷鄭國焉。奈何鄉校議毀,反出聽鄭國教子弟者之大夫,興起之謂何?龜蒙鳧繹之邦,夙號秉禮,既作泮官,猶有待于僖公,何寥曠也。今觀吳侯負才卓犖,任事瑰奇。是舉也,議不煩眾,慮不勤民,可以觀哲焉;捐廩錯羨,褎益得宜,可以觀廉焉;興之于政平訟理之日,酌之于力行節儉之余,急不遺時,緩不廢事,可以觀量焉;說詩書,敦禮樂,學道以廣惠,躬行以教人,可以觀愛焉。君子曰:侯之一舉也,四善備矣。夫雷霆不作,風雨不興,言鼓舞也。川谷不澹,草木不蒼,言培植也。士之屯而亨,去蹇而泰,渫而青云,亦上之人鼓舞而培植之矣。斯石也,詎成功是紀,所謂應運乘時,以膺圣作,而纘昌隆者,行于諸士有厚望云。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戟門左。祀宋知縣陳稱、林介卿、葉為,元縣尹丁得孫,明知縣鄭復初、郭宗文、傅希悅、李悌、湯文瑞、章簡、教諭李昱、蕭夔、訓導包麟、葉授,國朝教諭蔡璧。

          鄉賢祠

          在戟門右。祀宋大學士陳顯伯、少師張磻、黃木侖、南陽郡守余光庭、泰和令張道、教諭倪昱,元總管林興祖,明舉人黃文統、同知游定國。

          忠義孝悌祠

          在明倫堂右。祀五代忠烈陳霸先,唐忠烈陳蘇原,宋忠烈余光庭、孝子林戇孫,明忠義林和玉,國朝孝子李盛山。

          教諭宅

          在文廟左。

          訓導宅

          在明倫堂右。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八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八名。

          學田

          原額二十九畝八分零,年征租銀三兩六錢??滴醵荒?,總督姚啟圣捐置田一十一畝二分零。

          正音書院

          在城內。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義學

          在水陸寺后,文昌祠內。國朝康熙四十五年,知縣蔡彬修建。

          鳳鳴社學在縣治西官舍左。明萬歷十三年,知縣陳應鳳建。國朝順治十八年圯??滴跛哪?,重建。

          縣東社學

          拜井社學

          梅溪社學

          善化社學

          招賢社學

          臨濟社學

          新豐社學

          徐公社學

          羅平社學

          林洋社學

          黃童社學俱以里名。以上今俱廢。

          雍正二年,新設社學三。一在篤行鋪,一在大獲鋪,一在圣壇鋪。

          永??h學

          在縣治東。宋崇寧初,始置廟學。建炎三年,毀。紹興初,知縣陳炎重建。乾道中,知縣謝芘廓而新之,后毀。淳熙間,知縣許衍重建。紹定乙卯,復毀。知縣侯至果重建講堂。端平五年,知縣舒復宗營繕始完。宋末,復毀于兵。元至元間,縣尹竇均造禮殿、講堂,邑人張居中捐金成之,后鄰境盜起,廟學俱廢。泰定五年,理問王翰綜縣事,仍復舊規。建大成殿,殿前為兩廡,南為戟門,又南為欞星門,明倫堂在大成殿東,前列兩齋,東曰居仁,西曰由義。南為泮池。明洪熙元年,知縣王舉,景泰元年,知縣胡奎相繼修葺。弘治間,知縣譚顯、縣丞馬栗然修明倫堂,訓導龔烈踵成之,市民居為大門,內為泮池。正德間,知縣張良佐建戟門,鄭信建欞星門。嘉靖間,知縣龔宣和遷建于東皋山麓。隆慶末,知縣陳克侯復遷還舊址。萬歷二十九年,知縣錢正志建欞星門,砌泮池,作橋跨其上。國朝康熙十三年,重修。雍正三年,邑人江釗捐修。乾隆二年,邑人黃元識等募修。九年,知縣胡維炳重修明倫堂。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殿左。祀元攝縣尹王翰,明知縣李焞。

          鄉賢祠

          在殿右。祀宋修撰黃龜年、北海令朱庭杰、宣教郎盧钅容、機宜吳元美、侍講蕭國梁、祭酒黃定、太學生鄭僑、處士林羽、元學士林泉生,明檢討王偁。

          忠義孝悌祠

          在明倫堂左。

          教諭宅

          在明倫堂后。

          訓導宅

          在明倫堂后。

          師生員額

          宋、元、明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員,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不限額。歲、科兩試,每次取八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八名。

          學田

          原額三百三十九畝四分零,又山十號,年共征租銀三十五兩一錢二分零??滴醵荒?,總督姚啟圣置田二十畝三分。

          正音書院

          在文昌祠內。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興文社學在縣治東。

          育才社學在縣治西。

          俱明知縣陳克侯建,今廢。雍正二年,新設社學。在南關外。

          福清縣學

          在縣治東。宋元豐初,邑人提舉游寇卿舍地為學。元祐六年,知縣方叔完廣而新之。淳熙元年,知縣劉敦增立齋四。二年,改學門南向。元元貞二年,升為州學。大德三年,知州母逄辰創堂二:曰道立,曰帥正。泰定四年,知州賈思恭重修兩廡。至正九年,知州林泉生更正其制,左為明倫堂,右為大成殿,殿南為東西廡堂,南為東西序,儀門內鑿泮池。十二年,知州申國輔建戟門、欞星門,新兩廡,塑從祀諸賢像。明洪武初,復為縣學,重建明倫堂,堂后為射圃,有亭曰觀德。正統十三年,典史程公遠、教諭侯丕重建。天順三年,僉事牟俸重修。成化十七年,知縣龐王從拓地,建欞星門。嘉靖三十七年,毀于倭。越七年,邑人都御史陳仕賢捐金重建。知縣葉夢熊、許夢熊相繼新之,廟前東西為名宦、鄉賢祠。知縣王政新偕邑人大學士葉向高重建。萬歷間,知縣歐陽勁建兩齋,移啟圣祠于明倫堂左,祠前創敬一亭。知縣鄔元會建文昌閣。國朝康熙十七年、十九年,知縣白琯、鄧獻英相繼修葺。邑人李范重建文昌閣于廟東。三十八年,邑人李日火榮[HT]修廟學。乾隆四年,邑人何敬祖重修。元林泉生《復修廟學記》:“福清自唐為縣,宋始立學。元貞二年,改縣為州學,仍其舊。至順間,予承乏州貳,視禮殿隘陋,在學宮堂下,堂崇于殿三尺,諸生列舍,居兩廡。從祀,上語州長曰:此浮屠梵宇之制,非禮也。請更為左學右廟。竟不果。至正九年夏,予叨守斯邦,廟學頹敝益甚,廩稍無贏。是冬,復學之東塘,規以明年改作新廟。適予校文浙省,又不果。又明年辛卯之冬,始構講堂,因北山之麓,以崇其基址,度其燥剛,石斥其堅良,楹以巨石,梁以豫章,為殿屋四溜,中廣六尋,深如其廣,四阿為連廉兩間,外周于殿,遵古制也。講堂為廈屋,在東廡之東南,玉旌諸峰,秀出其前,昭文明也。堂下東西有二序,南有泮水、麗澤之亭,勵講習也。又南為前序,大小學,明事師者,北面也。由堂及門凡為屋七十五間。十二年六月,申侯國輔來代予。侯蒞學集事甚勤,作戟門于亭之南,外為欞星門,新兩廊,塑諸從祀像。庭墀敞案,丹丹萑又燦然,凡有所未備者,方繕飭以就完。予時承憲臺檄,治兵海上,往來福清督戍,喜其成美,及解嚴謝去,邦人求予記,乃進其儒紳而語之曰:始予之興是役也,非徒以雄麗美觀之,將以復夫禮也。復者,反其初也。昔者二帝、三王之治天下也,以禮立教,以敬出令。君令臣恭,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義婦從,而天下之志定矣。二千年間,有久治無久亂者,興于禮也。秦漢以后,篡奪相仍。千百年間,有久亂而無久治者,上不任禮而任法;下不興禮而興利也。然則,道之將興,禮必先立,及其衰也,禮亦先廢。故復古者,先復乎禮也。虞、夏、殷、周之禮,其存于今者,學校而已。古禮之復,必自學校始,儒者之言有曰:古之為學校者,曰養老、曰選士、曰論政、曰弦、曰誦、曰干戈羽籥、曰鄉飲酒禮,曰射,皆禮也。今皆亡之,誦焉而已矣。是以存者名也。嗚呼!圣賢之道,著在方策,修道之教,本于吾心,學者能因方策之所存,復吾心之固有,則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道,人人可能也。人人能為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道,則古禮無不可復,其存其復,蓋在此,不在彼。孰敢以虛名視學校哉?《詩》云:爾之教矣,民胥效矣?!秱鳌吩唬阂患易?,一國興讓。此國家立學崇化之意,予之望于同志者無窮也?!泵魅~向高《重修廟學記》:“福清儒學,舊在宋西城門儒學坊外。嘉祐間,邑人游冠卿提舉本路,輸地為廟,乃移邑治之左。元豐,廣為學宮,其后代有損益,故籍可考也。至明嘉靖戊午,島寇戕邑,學燼焉。后稍建廟及堂,馀以時詘,闕如也。歲壬申,邑令南陵許公為學舍數楹于堂之東偏,集諸生弦誦其中。公去而弛業。稍復頹圯。博士龍溪蔡君以孝廉來奉職,令則嶺南歐陽侯,相顧咨嗟,謂融實閩鉅邑,才賢蔚起,而學宮顧簡闕不稱,無以觀四方,吏職之謂何?相與謀從事,而難其費。令曰:‘帑有金可發,吾牘而請之,然懼弗給也?!┦吭唬骸戎?,士民有繼者矣,’乃以所請六十金,始事建東西兩齋,諸生幸無雨立。隨念啟圣祠及肅帝御制《敬一箴》亭居學宮之后,湮沒蓁莽,莫跡其地。乃移祠于堂之左掖,而亭其前,累士為基,爽塏煥奕,傍宮地數武,故沒于豪,奪而歸之庠??弦允枇髁?,伐木為周垣,水不能嚙,又垣而橫于大泮之前,望之若屏,觀視大肅。工業有緒,乃稍理兩博士舍,曰:奚為以弟子師而居同就廡哉?然而所請金不足當役之半,自令而下各有捐,邦人亦稍稍相勸輸為繕費,諸廢一新。既竣役,邑諸生某某輩請余為記。余自籍青衿而游于斯,徘徊宮墻,穆然深念,乃今二十年來而睹有茲舉也。令尹、博士之功于此邦為烈矣。昔在草昧,閩號暗勿日,職方之籍,不比于中土,觀察肇興文教,乃闡引于今,茲愈熾愈章。跡往而譚昌明之運,啟于一方,亦有其時。融自往代,彬彬稱隆,入明而南宮之舉,與公車之上,累累若貫,較閩初造,不啻昏旦,乃求勛名招揭,齊軌前鑣,與海內競爽。學宮之掌故具在,亦邦人士所扼腕也。山川之氣不盡于宣泄,則將有所儲,以鐘其靈淑。今融士日盛,于閩為前矛矣。令尹、博士順風而呼,視觀察難易,倍蓰無算。融士修故業而光大之,值熙洽而贊休明,事半功倍。在此時也,右啟而興,有兆而合,良非偶矣?;蛘咧^閩實多賢,乃其為閩重,則建溪諸儒,明興而俎豆者四,融無與焉,視往昔替矣。重閩在士,何可以不勉旃!以余所聞,建溪之業,肇自道南,同時及門,實推信伯王蘋,固融產也。建溪引濛汜而中天,故于今昭火樂,信伯再傳而亦之,又再傳而希逸,星晨沒矣。源流正學,溯于前修。閩自建溪外,宜莫先融,紹明久晦之緒,以有辭來許,亦在此時也。夫修業有方,而遵道有儀,固國家建學造士之意。余是以并及之,以俟游茲地者覽焉。茲役也,肇于辛卯歲季夏,其秋博士上南宮,再至而始迄功,令尹未訖而去,乃功俱可述矣。

          先師廟

          崇圣祠

          名宦祠

          在廟前東。祀唐縣令賈郁、縣尉林攢,宋縣令方偕、郎簡、莊柔正、毛國華、顏師魯、方棫、劉朔、曹績、葉廷圭、趙希漢、李元吉、章伯奮、徐輝、傅楫、縣丞翁邵元、林孝澤、主簿林枅、劉崇之、傅大聲、縣尉黃國鎮,元達魯花赤馬合馬沙、知州林以順、林泉生、判官曹道振、稅課司丞劉志,明知縣汪仁、余懋、劉忠湖、蔡光親、周玹、余泰、康永紹、龐王從、鄧概、陳逅、張懋、鈕緯、羅向辰、羅萬程、王政新、費道用、劉以修、教諭周南、何公溥。

          鄉賢祠

          在廟前西。祀宋中門監鄭俠、提舉游冠卿、樞密黃祖舜、秘書王蘋、太祝黃顏榮、侍郎林栗、大學士陳貴誼、簽判敖陶孫、迪功郎林亦之、陳藻、處士林文之、林公遇、奉議林圭、中書林希逸,明處士林揚、御史鄔孟、參政韓宏、布政使何宜、知縣林清、御史謝天錫、御史陳伯諒、給事中薛廷寵、副都御史陳仕賢、參政施千祥、布政使翁世經、主事郭萬程、郎中李庶、參政薛曾、知州葉朝榮、主事毛孔墀、布政使魏體明、大學士葉向高、主事方懋學、按察使余夢鯉、按察使林茂槐、教授施一皋、員外江朝賓、寺丞林元豪、御史林有臺、兵備道郭應響、知府何玉成、處士施作岐、給事中林有材、贈文林郎陳若志、贈主事鄭潛、主事鄭廷楫、尚寶司司丞葉成學,國朝郎中張可立、贈奉政大夫李日火榮、貢生何敬祖。

          忠義孝悌祠

          在射圃東。

          教諭宅

          在明倫堂后。

          訓導宅

          在儀門東。

          師生員額

          宋制詳見閩縣學。元置學正,升州改授,增置訓導。明復為縣制,詳見閩縣學。

          國朝教諭、訓導各一員,廩膳生員二十名,增廣生員二十名,附學生員不限額。歲、科兩試,各取十五名。雍正二年,奉詔加增五名,武生歲、科并試,取十五名。

          學田

          原額二百五畝零,實征租銀二十二兩三錢六分零??滴醵昕偠揭⑹ゾ柚锰镂迨瀹€五分。

          龍江書院

          在??邶埳奖甭?。舊志不詳何年創立。明建文年,巡檢張敬重修,后廢。

          聞讀書院

          在福唐里。唐水部郎中陳燦讀書于此,故立。宣德間,邑人薛士亙重修,今廢。

          石塘書院

          在縣西文興里。宋林遇講學之所。景定四年建,后廢。

          明德書院

          在縣北隅,萬壽寺東。國朝康熙間,知縣潘樹柟因下堂寺舊宇修建。祀朱子。

          興庠書院

          在西隅大街,舊天主堂地。國朝雍正元年,改建。祀唐常公袞,宋二程子。

          雙旌書院

          在西門內。舊為阮公祠,圯廢??滴跷迨吣?,重建。

          正音書院

          在明倫堂左,奎光閣。雍正七年,奉文設立。

          文在社學在東隅小橋街。

          玉屏社學在東隅雙連巷。

          文明社學在西隅,產塘街。

          清和社學在西隅。

          安勝社學在西隅上巷。

          振揚社學在西隅,西門兜。

          文山社學在西隅澗下。

          仰高社學在西隅,產塘街,今改清貴。

          西塘社學在南隅,官塘邊。

          萬安社學在南隅,柳池頭。

          鰲峰社學在南隅,南門兜。

          齊云社學在南隅,南門兜。

          中和社學在南隅,中巷。

          龍溪社學在南隅。

          崇文社學在南隅,場前街。

          永安社學在南隅,鄭巷。

          萬壽社學在北隅。

          陽春社學在北隅。

          養端社學在北隅,后埔街。

          安仁社學在北隅。

          亨蒙社學在北隅,后埔街。

          安寧社學在北隅,后埔街。

          崇禧社學在東隅。

          玉井社學在北隅,上井街。

          澄清社學在北隅上井街。

          擢英社學在東隅,橫街,今廢。

          中峰社學在光賢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Copyright ? 讀書網 www.kmsingapore.com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
          日本熟日本熟妇中文在线视频_含着奶头猛吸在线观看_被强硬侵犯中出的女教师_好男人在线视频观看正版
            <ruby id="11vbf"><output id="11vbf"><ins id="11vbf"></ins></output></ruby><menuitem id="11vbf"></menuitem>
            <menuitem id="11vbf"></menuitem>

            <mark id="11vbf"><video id="11vbf"><em id="11vbf"></em></video></mark>
            <output id="11vbf"></output>

              <dfn id="11vbf"></dfn>